部落冲突6级本神本推荐:部落冲突免登录版单机版

查看: 14217|回復: 170
打印 上一主題 下一主題

木盒記

[復制鏈接]
1#
跳轉到指定樓層
發表于 2014-3-30 12:03:11 | 只看該作者 |只看大圖 回帖獎勵 |倒序瀏覽 |閱讀模式
本帖最后由 穿越千年 于 2014-9-18 15:20 編輯

  第一回貪官爺逼兵為匪巧志遠借店成婚
  紅袖嬌顏,終成黃珠笑,
  蓋世英豪,原來亂根苗。
  一腔兒真情拋灑,何又被無情惹惱。
  斷垣殘瓦,只憑清風鬧。
  橫流滄海,錚錚風骨傲,
  浩渺煙波,悠悠人漸老。
  滿腹兒披肝瀝膽,卻怎敵奇謀詐巧。
  綠水青山,一任白云飄。
  涼風颯颯,草葉青黃。時近傍晚,一處林間大道上,車聲隆隆,走來一隊人馬。走在隊伍最前面的是一個壯年,身材魁梧,目光炯炯,身后的一幫人馬雖早已勞頓不堪,卻個個面露驚慌之色,毫無倦意。那壯年忽然指著樹林盡頭的一家客店,手一揮,喊道:“大伙兒今晚就在這兒休息吧!”早有客店的人過來張羅。一時人聲馬嘶,漸漸熱鬧起來。
  此處正是保定府地界。時公元1890年秋,清光緒十六年。
  這一行人是從山西運茶到京城的茶商,途經邯鄲、邢臺,一路邊行走邊貨賣,已經鞍馬勞頓了三月有余。
  人群中一個穿著藍布短衫的瘦削小伙子,也隨著眾人搬運行李,另一個更加瘦小的小伙子如影隨形地跟著他。兩人顯然和其他人不是太熟,一直客客氣氣,謹言慎語。他們的行李就是一個破鋪蓋卷兒和一個很舊的麻布袋。
  “張志遠!你的破布袋裝得是什么,還拖下車來干么,怪麻煩的?!幣桓鮒心旰鶴映謇渡佬』鎰雍暗?。
  張志遠笑笑道:“都是些木匠的家伙什兒,全憑著這些伙計吃飯呢?!?br />   “你這些家伙什兒啊,扔大路上都沒人撿。趙進寶,你說是不是??!”那中年漢子一邊取笑,一邊幫張志遠把麻布袋抬進客店,一邊回頭沖那個領頭的魁梧壯年喊道。
  “老李,快幫人家抬進去,就你話多!剛才看人家小兄弟的膽量,可比你強多了!”趙進寶笑道。老李伸伸舌頭,麻利地把布袋抬進客店。
  跟在張志遠身后的小伙子背著鋪蓋卷,沖趙進寶感激地笑笑,臉現紅暈,也低頭走了進去。
  “老店家,你這兒什么時候有了強盜了?”趙進寶看他們走遠,拉過店家到一邊悄聲問道。
  那老店家微微一笑,道:“你們剛走過來,我打眼一看哥兒幾個的神色,就知道是遭了劫了。怎么樣?嚴重嗎?被劫了多少?”
  “倒是沒劫多少。他們雖然人多,我們幾個卻也是多年行走江湖的。我本打算給他們五兩銀子了事,不料他們還想要吃大的。到后來動起手來,他們看看鎮不住我們,竟然亮出來幾桿洋槍!我眼看著局面收拾不住,多虧剛才那小伙子站出來說,大家伙兒出門都是為了求個錢財,若是弄出人命來,附近就有官府,誰也不好脫干系,都耽誤了發財,不如且交個朋友。那幫人看來倒是也怕鬧出人命,見有人這么說,倒有收手的意思,只是有些下不來臺。那小伙子又說,我和這些茶商也不是一伙兒的,不過搭伴走路,身上也沒有什么錢,拿出一貫錢來請大哥們喝酒吧。那幫人見了,都被這一貫錢給逗笑了,說,爺兒幾個跑了這么遠的路,哪兒是你這一貫錢就能打發的?倒是看你小小年紀,卻聰明透亮,就交你這個朋友,賣你這個面子。我見狀,連忙奉上那五兩銀子賠罪。那人一笑接過,道,今天犯財神,弟兄們跟我跑這一趟也不容易,這個我就收下了。保定府地界上,我保你安然無恙。唉!這事兒總算就這么過去了?!饈前鍤裁慈?,口氣挺大?!?br />   “什么人?這幫人就是官府的兵!俗話說,自古兵匪是一家。你們這就算是走運的。上次的一幫客人,被打得腿斷頸傷,錢財也叫人劫掠一空,叫苦連天!最近客商們都不大敢走這條路了。唉!這樣下去,我這小店也就離關門不遠了?!鋇曇乙⊥誹鞠?,轉身進店招呼客人去了。
  有店伴兒端過水來,趙進寶在院里洗漱了,擦抹干凈。店里熬熟了菜,用大盆盛了,放在內堂的桌子上,又抬來兩桶米飯,任由客人自盛。那老店家見趙進寶對眾人管束嚴格,知道他們身攜金銀貨物,處處小心,不聽召喚,也就不去搬酒。
  這幫人雖然日間受了些驚嚇,卻也不是平生頭一回,幾口熱飯下肚,早將些許煩惱拋向了九霄云外,大聲說笑起來。
  趙進寶拉那老店家坐下吃飯,又請店伴兒搬來一壇祁州大曲,請老店家同飲。其他人則圍坐兩桌,張志遠和那個小伙子也與眾人擠坐在一起。
  趙進寶和老店家端起酒,說些生意好做難做的話。幾杯酒下肚,話頭兒漸漸敞開。
  趙進寶問道:“剛才您老說這劫道兒的是官府的兵,說著玩笑的吧?”
  “什么玩笑!真的!”那老店家的臉微微泛紅,左右掃了一眼,低聲道:“我雖然不知道你的名姓,但看著你面熟,可也是常從我這兒住的?”
  趙進寶道:“對??!我早年間一年兩次從山西販茶來,回去時帶上北京的景泰藍、保定的易硯,一家老小,全靠著這個過活。每次來,您老的店,我是必住的。近兩年跑內蒙的奶肉皮毛,今年才重又到這邊來做些貨賣生意?!?br />   “嗯?!崩系曇亦芤豢諂鈧荽笄?,道:“以前那些年,哪兒有這么些個劫盜。這也就是近兩年的事兒?!?br />   “哦。現如今官府的也開始劫道兒了?”
  “是啊。說起來,他們也是迫于無奈……”老店家皺皺眉頭,續道:“幾年前新來一任官爺,農林水利道路一概不理,只是研究稅收雜費……”
  “研究稅收雜費卻是為了什么?”
  “為了盤剝受用啊。這位官爺的法兒也簡單巧妙,給各位文吏、捕快人等攤派定額,到某時間必須完成多少銀兩的任務。遇到了違法犯禁的事兒,輕易也不打不殺,不過??盍聳?。比如說捕快抓到了一個小偷,也不問刑律哪條哪款,直接看情況或者五十兩,或者五百兩的罰。官府又根據這個捕快頭一年的進項,定個額度,叫做基本金,次年按照這個基本金再加一成,叫做定項。如果次年捕快得的??疃嗔?,多出定項的都歸自己,如果少了,就得補足定項?!?br />   趙進寶笑道:“這個法兒倒也新奇有趣?!?br />   老店家道:“按著這法兒行了兩年,境內居然大治,戶無爭執,堂無庭訟,路不拾遺,夜不閉戶?!?br />   趙進寶驚訝道:“竟然有這樣的奇效?”轉而一想,已然明白:文吏們拼命斂財,誰還敢報官爭訟?捕快們拼命撈錢,哪里還會有盜賊的活路?道:“這位官爺好高明的手段!”
  “這法兒行了幾年,文吏捕快們早已罰無可罰,交不足定項,一個個都急得發瘋。文吏們就發明出來婚喪稅、添丁稅、酒稅、過路稅,日夜征斂。捕快們干脆打家劫道,自己兼做了盜賊。那官爺也不過問,除收了每年的定項,遇到誰被檢舉告發有私設稅費、為非作歹的惡行,一概罰沒家產,以示鐵面無私。因此這些文吏捕快們一方面變本加厲,為非作歹,一方面又欺上瞞下,隱匿惡行。于是秩序大亂,民不聊生,紛紛攜家帶口,遷往外地?!?br />   趙進寶只聽得一條舌頭伸直了縮不回來。
  老店家又道:“這些捕快們為了補足定項打家劫道,也是自有規矩,不能胡來,各有各的地盤,互相不可侵犯。今天你們遇到的這一撥兒,為首的可是有一臉絡腮胡子的?”
  趙進寶點點頭。
  老店家道:“那是這幫捕快的總頭兒,叫做劉孟達。你們路過的這條道,是商隊往來京城的必經之路,劉孟達據守在這里,每日收獲無數,是一個最美的肥差?!編芤豢誥?,續道:“如果哪天劉孟達有事不來,想來這條路上發財的人就要先交上五十兩銀子,才可以開張?!上肓趺洗錈刻斕慕疃嗌???墑橇趺洗鋨緣?,卻算不過官爺,刀頭兒上舔著血,忙乎一年,除了吃用疏通,也就過年時能多添幾件衣裳。若被人報官,又得被官爺再訛一筆,因此每天過得也是提心吊膽的日子?!?br />   趙進寶想起劫道時,果然是張志遠提了一句“附近就有官府”的話,就使得那劉孟達大為忌憚,方才解了圍。原來劉孟達是怕回去被官爺敲了竹杠,如此說來,官也怕官,倒是有些意思。不禁暗想,這小子年歲不大,說話不多,倒是有膽有識,一語中的,轉頭喊道:“張志遠,過這邊來!”
  張志遠聽見了,起身過來。身邊的小伙子欲待阻止,終于忍住不說。
  趙進寶端起一杯酒,道:“小兄弟,來一口吧!祁州大曲,保定府出了名兒的好酒!”
  張志遠忙躬身道:“我不會喝酒?!?br />   趙進寶也不強勸,拉張志遠坐下,對老店家道:“這個小兄弟是在半路上遇見,一起搭伴過來的。今天也多虧了他,才把那劉孟達給勸退了?!?br />   張志遠忙道:“如果不是您的兵馬強壯,又拿出銀子來給他,就憑我一張嘴哪能就善罷甘休??!”說著,起身拿出一貫錢來說:“這貫錢本來是要給那劫路的大哥的,不想讓您給破費了,我也不能平白的得了這好處,這貫錢就送給您吧?!?br />   趙進寶經商多年,也算小有積蓄,哪能要這小伙子的錢,堅辭不收。
  張志遠強送。
  趙進寶見張志遠意決,就拿過錢來道:“這位大哥是這家店的店主,不如拿這貫錢去買些酒菜來吧?!?br />   那老店家忙笑道:“我這店小,沒有這么貴的酒菜!”將那貫錢推開,向著趙進寶笑道:“這是小哥兒的錢,你要買酒買菜,拿自己的銀子出來!”
  張志遠也笑問道:“不知老店家貴姓?”
  老店家道:“免貴!姓張?!閉越π牡?,這老店家原來姓張。
  張志遠沉吟了一會兒,踟躕道:“有件事不知道應不應當講。您如果肯把這一貫錢收下,我就好講了?!?br />   張老店家笑道:“無故收錢可不成,你也不用講了!”
  趙進寶笑道:“這有什么,我替他收下!你只管講!”
  張志遠喏喏半晌,臉一紅,指著那個一路相隨的小伙子道:“趙大哥,不該一路瞞著您的。她,她其實是個女的?!?br />   趙進寶哈哈一笑道:“我早看出來了,出門在外,女扮男裝,那也沒什么?!閉越σ簧?,走南闖北,這點兒小伎倆怎么能逃得過他的眼睛。
  張志遠一驚,沒想到自己苦心隱藏的秘密其實早已被人家窺破,道:“原來大哥早就知道了!好,那我也就不相瞞了。這事說來話長,我少年時沒了父母,被她家收養——她名叫趙雅秋。十五歲上,她們家送我去拜了一個師父學木匠,這個師父極少收徒,且有個規矩,凡學徒五年出師后必須遠離此地,到千里之外去另立門戶。忽忽五年期滿,我尋思木匠生意應該是到北京城最好做,就去她家告別。沒想到她也要執意跟我一起去,她的父母又怎肯放心她出來?可她不聽,對我軟磨硬泡,我和她雖然從小相互喜歡,可這也不是玩笑的事兒,說什么我也不肯帶她。誰知幾天后她竟然從家里偷著跑了出來,追上了我,左右勸不回去……”
  “你心里也沒想著要勸回去吧?”趙進寶揶揄道。
  張志遠臉一紅,道:“……本來我單身一人,隨遇而安,了無牽掛。現在和她一起,怕路上不安全。正巧遇到了趙大哥的商隊,就和趙大哥打了招呼,搭伴兒一塊走。又怕被人看破,一路上就不再提起讓她回家的事兒。這眼看就要到了北京城,我們孤苦兩人,也沒個主事兒的人,還不知道怎么著落呢。我是想著,想著,不如,不如……”
  “不如今晚就在這里成了親!”趙進寶一拍大腿,道:“好小子!鬼主意打絕了!”
  張老店家微笑不語。
  張志遠低頭道:“我是這個意思。不過這事兒還沒,還沒……”
  “還沒問過人家的意思呢!”趙進寶喝一大口酒,哈哈大笑,道:“她要是愿意則罷,要是敢不愿意,咱也給她硬做成了!哈哈!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兒,我還真挺喜歡你這小子,也算有緣份?!弊廢蛘爬系曇業潰骸襖險磐范?,怎么樣?咱哥倆替這小子圓了這事兒?我出銀子!”
  張老店家依然微笑不語。
  趙進寶又道:“世上竟然有這么個巧法,他兩個一個姓張,一個姓趙,咱老哥兒倆也是一個姓張,一個姓趙,豈不是天意?老張頭兒就算是男家的,我吃些虧,算作是女家的?!?br />   老張頭微笑道:“你在這兒剃頭挑子一頭熱呢,人家姑娘那邊誰說去?”
  趙進寶不答,忽然皺眉道:“不好!這事兒張羅容易,不過剛才聽你說起此地還要收什么婚喪稅、添丁稅,這兩個孩子若是今天在這里成了婚,明天又生了個娃娃出來,喝點喜酒倒是不用幾個錢,可是連收兩稅,這小伙子的一貫錢想必是遠遠不夠的,指望老張頭出血也是萬萬不可能的,那我這冤大頭可就當大了!”搖頭不已。
  老張頭聽了笑道:“這倒不用老趙擔心。我在這兒經營小店幾十年,要是沒點子來路,房子早被人掀了八遍了。今天劫道的那個劉孟達是我的一個遠房親戚,我這兒常年給他留有客房,他來這兒的一切吃穿用度,都算是我的。衙里的文吏師爺,為首的叫做張良平,是從小和我相熟的,逢年過節都有走動。官爺那兒我也是年年有貢的。所以客商們住在我這兒,那就算是買了平安牌、護身符,決不會遭劫起稅。唉!不過照他們這么又劫又卡的下去,哪兒還會有人來住店??!”說著也不禁搖頭。
  趙進寶叫道:“好??!原來老張頭和這幫貪官劫匪也是一路的!今天被我逮著,也就不去告官了。這兒的酒錢飯錢房錢照給,這小兄弟兒的婚事兒,你可得應承辦了!嗨!好貴的飯菜!好黑的店!”
  旁邊吃飯的眾人聽得趙進寶大叫,一齊都停了筷子,朝這邊看過來。那趙雅秋聽得趙進寶說道“這小兄弟的婚事兒”,神色間疑惑不定,頗有些擔心的意思。
  老張頭笑道:“我這酒飯再貴,也沒要你五兩銀子??!你這人真是欺軟怕硬,見了壞人乖乖送錢,見了我這樣的好人,倒是要作亂起來!好!這事兒我應承了,酒飯你管,房錢我免了!”
  趙進寶大喜,沖眾人大聲道:“眾位!今天有個喜事兒,老店家高興得把咱們的房錢都給免了!”
  眾人奇道:“什么喜事??!”
  趙進寶道:“今天晚上我認了個女兒,老店家收了個兒子?!彼蛋沼檬種缸爬險磐?。
  老張頭微笑不語。
  張志遠連忙起身,向老張頭拜了下去,叫道:“伯父!”老張頭連忙扶起。
  趙進寶大聲道:“你這孩子,怎么叫伯父,叫義父吧?!?br />   張志遠忙道:“義父!”老張頭微笑著點點頭。
  眾人道:“趙進寶,人家收兒子了,那你的女兒在哪兒呢?”
  趙進寶一指趙雅秋,道:“這兒呢!怎么樣?漂亮嗎?”
  眾人一路之上早已料到趙雅秋是個女的,只是人家自己不說,也都不便點破,這時聽趙進寶提起,一齊起哄道:“你原來是個女的??!哄得我們好苦!這么漂亮的女孩兒,認了這么個丑父親,唉!可惜呀可惜!”
  趙雅秋身份被眾人識破,不明就里,眼望張志遠。見張志遠頻頻點頭,便也不驚慌,大大方方地走過來,向趙進寶拜道:“義父!”
  趙進寶本料想趙雅秋必然會扭捏不肯,已經想好了無數的后招,不料這小姑娘竟然這樣大方,倒是愣了一愣。忙將趙雅秋饞起。
  眾人齊聲稱賀。
  趙進寶“咳咳”兩聲,向趙雅秋正色道:“俗話說: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今晚天作之合,為父的便將你許配給這位小哥兒吧!”
  趙雅秋聽了大吃一驚,飛紅了臉,斜眼看張志遠時,見張志遠也正含情脈脈地看著自己,目中微露狡黠之色?;琶Φ潰骸罷飪剎恍?!”她雖然從小和張志遠玩耍長大,心中也著實愛慕這個聰敏重情的哥哥,這次跑出家門跟著張志遠遠走他鄉,實是有終身便要跟定張志遠的意思,但在眾人面前突然要變成現實,還是難以接受。沖張志遠怒道:“你都和這些壞人說什么了!”
  趙進寶哈哈笑道:“剛才還叫義父呢,怎么轉眼就變成‘這些壞人’了?”
  眾人素知趙進寶愛開玩笑,雖是商隊頭領,平日里也都直呼其名,不分尊卑。但今晚忽見趙進寶認義女,已是吃了一驚,這時又見他要撮合婚事,瞬息之間連辦兩件大事,不由得都有些發呆。
  只聽趙進寶故意沉聲道:“老張頭兒家有個女兒,二十大幾了還沒有嫁出去,正在找像張志遠這樣的帥小哥兒呢。你是我閨女,我自然得護著你,不讓張志遠去找老張頭兒的閨女?!敝諶頌?,都抿著嘴忍著笑。老張頭面無表情,任由趙進寶胡扯。趙雅秋明知是假的,卻也不禁擔心,咬著嘴唇,漲紅了臉,看一眼老張頭兒,又看一眼張志遠,想要拒絕,又怕老張頭兒真的領出一個閨女來,要答應,又苦說不出口,“哇”得一聲哭了出來,轉身向客房奔去。
  趙進寶喊道:“閨女回去快點準備!待會兒就出來拜堂!”一面只管招呼眾人張羅起來。
  老張頭兒叫來老伴兒,到趙雅秋房內勸解。趙雅秋見張志遠鬧出這個事兒來,雖然痛恨張志遠做事草率,自己的婚姻大事竟然也這樣胡鬧,但從今而后,兩人終于可以廝守一生,快活度日了,心中也自歡喜。又想著今后定要找機會再正式的補辦一次,又想到以后不知該如何回去稟告父母。想起父母從小對自己疼愛有加,自己就這樣偷跑出來,不知父母有多擔心,又不知張志遠今后會不會對自己依順。愁一會兒,喜一會兒,又被老張頭兒的老伴兒勸了一會兒,終于收拾淚容,取出女孩兒家衣服,打扮起來。
  當晚老張頭兒客店里張燈結彩,雖然一切從簡,卻也熱鬧非凡,張志遠、趙雅秋結為夫婦。

部落冲突免登录版单机版 www.mnwcy.icu 木盒記111.jpg (129.44 KB, 下載次數: 11)

木盒記111.jpg
2#
 樓主| 發表于 2014-3-30 12:05:28 | 只看該作者
3#
發表于 2014-3-30 18:12:48 | 只看該作者
這種復仇故事最考作者的構思了,主要是人物性格和情節設置,25萬字,希望作者能遇到賞識的編輯。
4#
發表于 2014-3-31 20:13:38 | 只看該作者
表示作者跟灑家的《飛將軍傳》文風很像??!哈哈,找到知己了
5#
發表于 2014-4-1 10:01:31 | 只看該作者
本帖最后由 素心若水 于 2014-4-1 11:09 編輯

這個封面真漂亮!文章格式,可以在“發稿工具”重新編排一下,效果會更好些!先留著,日后再慢慢兒細讀。
6#
發表于 2014-5-1 09:49:32 | 只看該作者
幫你重新編排段落,感謝你上傳佳作欣賞。
7#
 樓主| 發表于 2014-6-4 22:38:30 | 只看該作者
滄海之魚 發表于 2014-3-30 18:12
這種復仇故事最考作者的構思了,主要是人物性格和情節設置,25萬字,希望作者能遇到賞識的編輯。

這本書近期將要在北美出版發行了,書名改為《木盒記》。國內一家出版社也已報選題。謝謝您的關注!
8#
 樓主| 發表于 2014-6-4 22:41:49 | 只看該作者
齊云居士 發表于 2014-3-31 20:13
表示作者跟灑家的《飛將軍傳》文風很像??!哈哈,找到知己了

哈哈!知己難求??!把您自己的小說和我的小說類比,這是對我的小說最高的評價了!謝謝!
9#
 樓主| 發表于 2014-6-4 22:43:43 | 只看該作者
素心若水 發表于 2014-4-1 10:01
這個封面真漂亮!文章格式,可以在“發稿工具”重新編排一下,效果會更好些!先留著,日后再慢慢兒細讀。

謝謝您的關注!當時發帖只為投稿,今天才回來重新看了一下,本書近期將在北美出版,國內也擬出版了。
10#
 樓主| 發表于 2014-6-4 22:47:22 | 只看該作者
雪連天 發表于 2014-5-1 09:49
幫你重新編排段落,感謝你上傳佳作欣賞。

太感謝您的幫助了!說來慚愧,剛才我還是在百度搜索里看到這個帖子才進來的。現在本書已定名《木盒記》,6月份在北美出版發行,國內和臺灣也各有出版社在復核,等待答復。再次感謝您的關注,謝謝!
11#
發表于 2014-6-5 20:01:29 | 只看該作者
穿越千年 發表于 2014-6-4 22:47
太感謝您的幫助了!說來慚愧,剛才我還是在百度搜索里看到這個帖子才進來的。現在本書已定名《木盒記》, ...

祝賀您的大作出版,并祝大賣!
12#
發表于 2014-6-6 04:41:21 | 只看該作者
穿越千年 發表于 2014-6-4 22:41
哈哈!知己難求??!把您自己的小說和我的小說類比,這是對我的小說最高的評價了!謝謝!

道兄謙虛了。在下拙筆一支,誤濁清墨,何曾敢自詡。錯得公美言抬愛
13#
發表于 2014-6-6 19:57:27 | 只看該作者
期待真能達到中國版基督山伯爵的水準
14#
發表于 2014-6-6 19:58:39 | 只看該作者
看目錄仿佛是《隋唐演義》、《七俠五義》的節奏。
15#
發表于 2014-6-6 20:54:35 | 只看該作者
中國版的基督山伯爵。
16#
發表于 2014-6-6 21:19:11 | 只看該作者
歡迎投稿
17#
發表于 2014-6-7 11:28:30 | 只看該作者
一看內容提要便被吸引了,可惜作者上傳的內容并不多。學習啦。祝大賣。
18#
 樓主| 發表于 2014-6-21 19:08:38 | 只看該作者
雪連天 發表于 2014-6-5 20:01
祝賀您的大作出版,并祝大賣!

謝謝關注!同祝好運!
19#
 樓主| 發表于 2014-6-21 19:12:53 | 只看該作者
齊云居士 發表于 2014-6-6 04:41
道兄謙虛了。在下拙筆一支,誤濁清墨,何曾敢自詡。錯得公美言抬愛

您的談吐真有一種古人的風韻??!文筆不凡,老辣厚重。
20#
 樓主| 發表于 2014-6-21 19:16:24 | 只看該作者
譚新 發表于 2014-6-6 19:57
期待真能達到中國版基督山伯爵的水準

呵呵!把團長大人給驚動了!只是也是一個類似基督山伯爵的復仇故事而已,水準可不敢說。
21#
 樓主| 發表于 2014-6-21 19:19:43 | 只看該作者
譚新 發表于 2014-6-6 19:58
看目錄仿佛是《隋唐演義》、《七俠五義》的節奏。

是個章回體的小說。因為好多武俠小說都是章回體的,所以這部小說也總是會給人一種武俠小說的感覺,其實內容和武俠沒關系,呵呵!
22#
 樓主| 發表于 2014-6-21 19:20:27 | 只看該作者
梁燕呢 發表于 2014-6-6 20:54
中國版的基督山伯爵。

謝謝關注!
23#
 樓主| 發表于 2014-6-21 19:23:37 | 只看該作者
香水百合 發表于 2014-6-6 21:19
歡迎投稿

營長大人也來了,我投稿了,等您的好消息哦。
24#
 樓主| 發表于 2014-6-21 19:26:25 | 只看該作者
國史通覽 發表于 2014-6-7 11:28
一看內容提要便被吸引了,可惜作者上傳的內容并不多。學習啦。祝大賣。

謝謝您的關注!我再傳幾回,呵呵!
25#
 樓主| 發表于 2014-6-21 19:32:18 | 只看該作者
本帖最后由 穿越千年 于 2014-6-21 19:35 編輯

馮義軍
       案頭放著一本小說書稿,不經意間翻開,頓時被書中的故事所吸引。
《木盒記》描寫的是發生在清朝末年至民國初年時期的一個復仇故事,雖是舊事,足以喻今。小說用曲折奇險的故事情節,構筑了一座智慧的大廈,蘊含了中華古今千年的生存哲學,在傳奇性的故事中剖析人性,揭示人生的智慧,探尋人生的終極意義。
       小說行文風格新奇,采用英雄傳奇的筆法,汲取了西方荒誕派藝術的精華,開場即奇,奇事連連,圍繞主人公張玉的命運展開故事,每回留有關子,環環相扣,高潮迭起,緊緊扣住讀者心弦,令人欲罷不能。
書中多有荒誕的暗喻。比如第五回中寫張志遠的師父吳清“轉身上牛,飄飄然,南出函谷關而去”,就是以荒誕的筆法,暗指吳清雖然博學,卻不能明辨人生方向,將集博學與迂腐于一身的吳清形象刻畫得淋漓盡致,入木三分。
       更加值得一提的是小說對生活、對人生的深刻思考和反省。第十九回中寫道:“眾人皆以為自己是碌碌之輩,隨波逐流而已,豈不知這樣想、這樣做便是世間第一等惡,自己不覺作惡,然而其惡最深最大,最不可赦?!倍緣苯襠緇崛誦緣淖運膠吐檳窘辛宋耷櫚謀尢⒑涂轎?,值得回味。
書中對官場形態的描寫也顯示了作者人生閱歷的豐富和對官場潛規則的深入思考:“官場險惡,人人自危,所以相互之間都要拉幫結派,以求互保。這其中又是只能有所承諾,并不能立下合同字據,全仗朋友義氣,因此官場中人,更加講究一個“義”字。說起話來,竟比那些江湖黑話還要黑上十倍。至于黨紀國法,不過是派系紛爭,相互纏斗之時利用的工具,誰又會真的去拿來認真說事兒?”細細思之,何嘗沒有道理?
      作者對宗教意義的思考,對復仇意義的思考,也都有自己獨到的見解。
      書中文字敘述簡潔省凈,刻畫人物形象鮮明生動。既有豁達善良而又精明善財的方丈進寶法師,老謀深算而又無恥怕事的官爺龔陰業等主要人物,又有淳樸憨厚的蘆芽山大爺,無恥貪利的珠寶商董光等次要人物,一勾一畫,無不妙趣天成,引人入勝。
      書中的詩詞也是絕美。一首《釵頭鳳》讀來尤其讓人纏綿悱惻,蕩氣回腸。
      “牡丹瘦,嫦娥袖,玉雪紛飛廣寒酒。誓如昨,淚空多,十載相思,一朝散落,錯,錯,錯!
      癡心謬,良宵漏,睹物思人朱顏舊。奇寒徹,心意薄,分別易訴,離愁難說,莫,莫,莫!”
      正如書中所說,“過去和現在,又是何其相似!歷史的車輪,周而復始,不停不休,始終滾滾向前。生活在其中的人們,一輩又一輩,始終在過著一種嶄新的,先人們也同樣在過著的生活?!?/font>
      如果您是一位飽經滄桑的老者,讀了此書,您會覺得,這正是我所經歷的人生!如果您還涉世未深,這本書將會告訴您,什么才是真實的人生。
     合上書稿,我從這個奇妙的故事中走出來,也踏入了這個“嶄新的,先人們也同樣在過著的生活?!?/font>

                    (作者系《中國電力報》發電部主任)

                                   2014年5月6日

26#
 樓主| 發表于 2014-6-21 19:37:05 | 只看該作者
本帖最后由 穿越千年 于 2014-6-21 19:38 編輯

第二回  善經營木匠發跡  遭橫禍滿門尸陳


兩人次日起床出房,早已日上三竿。趙進寶一行已去得遠了。張志遠大驚,忙去找老張頭兒詢問。
老張頭兒笑瞇瞇地道:“老趙他們看你兩個新婚燕爾,不忍打擾你們,天還沒亮就起程趕路去了?!?br /> 張志遠急道:“我兩個追他們去!”
老張頭兒忙道:“不急!老趙臨行時給你留有書信一封,看完了再走不遲?!幣槐嘰由砩廈鲆環廡爬?。
張志遠急忙打開,只見上面寫道:“志遠:有緣相伴數日,不想后來竟認雅秋做了女兒,當了你的岳丈大人。只為促成好事,決無占小哥兒便宜之意,得罪莫怪!你聰明能干,將來木匠經營必然發達,前程不可限量。老張頭兩口兒膝下三女,沒有兒子,昨晚認你做了義子,也是滿心歡喜,頗有收留之意。昨晚與老張頭兒商議,你們小兩口兒此去京城無根無依,定然事多艱難,不如暫且留在保定,還可得老張頭兒照應一二。倘若日后仍復欲去往京城,再作商議不遲。臨行未別,容日后賠罪。后會有期!趙進寶”
趙雅秋在一旁急道:“信中寫些什么?”張志遠約略說了,趙雅秋聽了道:“那倒不如就在這里好了!京城和這里,都是離家千里,又有什么分別?!?br /> 老張頭兒也道:“在這邊我倒是人情熟,生意上或者還能幫補幫補,兩位自己定吧。若要去京城呢,我三閨女女婿喜奎倒是常常往來京城販賣,可以讓他照應一下?!?br /> 張志遠心道:“二老也都是回護自己的意思,盛情難卻,再說自己有手藝在身,到了哪里都能混得開,老話講:‘聽人勸,吃飽飯?!蝗縵仍謖飫鋨采硎允??!本屠耪匝徘鏌煌螄?,拜道:“義父!既然這樣,我們就一切聽您老吩咐吧!”
老張頭兒呵呵笑道:“請起!請起!老趙他們如果停宿一天,人馬糧草,都是銀子,耽誤不得。你們不可以怪他!你們小兩口兒若是愿意留下,有什么需用,盡管說,我盡力張羅便是?!?br /> 張志遠道:“我曾學了幾年木匠,雖然粗淺,應該也可勉強糊口。只是學藝的師父立下了規矩,學成之時,必要千里之外另立門戶。以后我們夫妻就在這里扎根,勤儉營生,照顧二老?!?br /> 那老張頭兒經營客店幾十年,豈無積蓄,哪還要這兩個娃娃照顧,不過這話聽在耳朵里,也是一般地受用。當下笑瞇瞇地道:“我在市郊還有一處房產,庭院廣大,也沒人居住。你做木匠營生,倒還用得著,不如就先去那兒暫住吧?!?br /> 張志遠夫婦大喜,道:“等我們賺到了錢,就給您交來租金?!?br /> 老張頭兒板了臉,道:“你們兩個要提租金,就干脆別去了。我自己的房子,還舍不得租出去呢!”
張志遠知道失言,笑道:“義父不要生氣,我們兩個只奉養二老,不交租金?!?br /> 老張頭兒這才轉嗔為喜,向里屋叫來老伴兒,一家四口圍坐在桌旁吃飯。
小兩口兒次日去往老張頭兒市郊的院子,雖非高屋大廈,一草一石,也是頗為講究。小兩口兒滿心歡喜,稱謝不已。從此張志遠專心木匠營生,趙雅秋里里外外幫扶家務,老張頭兒兩口兒過得十天半月也常來小住一回,一家人相處得其樂融融。趙雅秋早已托人給父母捎回家書,細說離家后種種細事,父母見木已成舟,又知張志遠從小機靈,且有手藝在身,在保定又得貴人相助,也都放心,只囑咐趙雅秋要勤儉度日,不可任性頑皮,多多奉養義父,不必掛念家人云云。
張志遠為人圓融,又大方,過不多時,就與老張頭兒的家人打得火熱,連老張頭兒的遠房親戚、干劫道買賣的捕快頭兒劉孟達,老張頭兒的發小、官府的文吏頭兒張良平也都廝混熟了,常常在一起飲酒談天,說起當初劫道的事兒,都哈哈大笑,又說起當今官爺,盡皆搖頭嘆息。張志遠閑時做些木工的雜物、根雕,也都送與二人,弄得整個官府都知道張木匠的手藝。
第三年上,趙雅秋給張志遠添了一個兒子,取名張玉。老張頭兒、劉孟達、張良平等人都來賀喜,連趙雅秋的義父趙進寶也千里迢迢托人送來了賀禮。趙雅秋借口張玉無人照看,又把父母哄著從山西接來,住在一起照看外孫。
其時張志遠的木工生意已經遠近聞名。張志遠學的是北方工法,干活兒舍得用料,結構穩固,做好的器件經久耐用。等到生意好了,又請來幾名南方師傅,做工精細,雕刻華美,更加錦上添花。遠近的達官顯貴,莫不爭相購買,一時聲名大噪,財源滾滾。
張志遠家產既富,少不得又在繁華鬧市添置了大片房產,把趙雅秋的父母請去同住,又請義父老張頭兒同去,老張頭兒兩口兒執意不肯。后又在左近專為老張頭兒買了新房,強把老張頭兒兩口兒接來住,老張頭兒的女兒女婿也便常來探望。一家老小,和和氣氣,熱熱鬧鬧,惹得一城之人,盡都羨慕。
又過三年,張志遠儼然成了一城巨富,連與官爺也常有交接。官爺的居所、衙門家具,清一色都是由張志遠精心制配。官爺也投桃報李,任命張志遠做了一個不必聽差的捕快,號稱“名頭捕快”,城中一切賦稅全免,一般的強盜毛賊,自然也不敢沾惹“名頭捕快”的銀子。
卻說城中有一私塾,學生日漸增多,卻苦于學舍不足,私塾主人想得一個法兒,來請張志遠去做“名頭教授”,張志遠從小沒有怎么讀過書,最怕人家說自己沒學問,便欣然接受,樂得施舍些銀兩多蓋幾間學舍。大家見了,都學一個乖,一齊來聘請張志遠,一時之間,張志遠的“名頭某某”之多,連自己也記不齊全。
又過得兩年,張玉轉眼已經五歲了。趙進寶往來販賣路過保定,定會帶了許多糖果、玩具來看小外孫,張玉雖小,卻甚乖覺,見有糖果玩具,加意賣萌,常惹得趙進寶哈哈大笑。張玉喜歡爬到趙進寶身上拔頭發、拉胡子,趙進寶也是忍痛撫愛。趙雅秋有時看著張玉胡鬧,想要呵斥幾句,都被趙進寶笑著攔阻。張志遠、趙雅秋夫婦想要給趙進寶也買座宅子,把家人搬來同住,趙進寶推說自己一生漂泊,厭煩定居生活,堅決不許。
張志遠既做了人家私塾的“名頭教授”,于張玉的學業自然毫不放松,日夜督導。張玉天資聰穎,多思好學。張志遠喜愛兒子,處處照顧得無微不至。
一天下午,忽然官爺親自來訪,張志遠慌忙起身迎接。
三杯清茶下肚,官爺道:“近日急需一個上好的文房四寶盒子,不知道可好備辦嗎?”
張志遠笑道:“別說一個,就是一百個,我也日夜開工,給您老趕制了出來。不知道可有什么特別的要求嗎?”
官爺道:“也沒有什么特別的要求,只要最好的就是了?!庇指蕉蛻潰骸拔藝飧齪兇涌墑且屯┏塹?,現在你的手藝,在北京城里都叫得響亮!你做這個盒子,得拿出你的看家本事來,讓人一看便知是我們保定府的手藝!”又笑道:“做得好了,我升官,你也有莫大的好處?!?br /> 張志遠笑道:“您老人家升了官,對我就是莫大的好處了!”
官爺也笑,道:“那就拜托,兩日內送到我的府上?!?br /> 張志遠忙道:“請您老放心,我這里還存有些上好的海南黃花梨老料,馬上召集最好的師傅,今晚就開工?!?br /> 官爺又低聲囑咐幾句,起身告辭。張志遠一直送出門外。
張志遠回到房中獨自尋思道,不過要一個盒子,官爺竟然親身私下來說,可見這事兒非同小可。當下摒除閑雜人等,召集高手匠人,低聲吩咐道:“今天接了一個大活兒,要在兩天之內趕制出一個上好的文房四寶盒子,就用咱們最好的?;評狹?。工不厭其細,料不厭其精。有一點微小的瑕疵,都要棄之不用!”又道:“這回的活兒,每人給五倍的工錢,吃用都由我來供應,完工之前,誰都不能出院門一步。也不可向旁人說起!”眾匠人見有五倍的工錢,又知張志遠素來大方,完工之日,定然另有恩賞,皆大歡喜,齊聲答應。
先有巧匠用雜木制成樣盒,請張志遠過目。張志遠看時,只見盒體榫卯牢固,內部設計精巧,并可依照需要隨意調節,更置有精致小木硯臺一方,極巧極妙。張志遠點頭稱善,道:“外面的殼子用整塊?;評狹賢讜?,浮刻‘飛龍在天’龍紋,以增貴氣?!蹦喬山程?,伸伸舌頭,心道,用整塊木料挖鑿,再加上人工雕刻,一個盒子不知要增加多少銀子的本錢。低頭稱是,躬身退了出去。
既有銀錢,工匠們日夜趕工,精雕細琢,兩日頭兒上,文房四寶龍紋木盒完工,送呈張志遠驗看。張志遠見這木盒子直做的溫潤如玉,觸手如脂,盒面龍紋神態威猛,鱗爪飛揚,也是嘆為觀止。又加賞每個工匠一兩銀子,眾人稱謝。
當晚,張志遠挑燈夜戰,又親自將這木盒精心修飾一番。
次日,張志遠親身將盒子送至官爺府上,官爺見了,也是贊不絕口,又把張志遠大大地夸獎了一番。張志遠受寵若驚,興高采烈。
既得官爺寵愛,生意無憂,銀錢廣進。張志遠一家便也錦衣玉食,悠閑度日。
這一天,正好是十月十五日。老張頭兒家的三閨女帶著兒子來,便叫了張玉一同去街上玩耍。張志遠在房中讀書,趙雅秋與父母和老張頭兒夫婦在院子里品茶閑談。
忽聽得街上鑼聲大作,劉孟達在門外高聲喊道:“志遠開門!”張志遠連忙起身。劉孟達是平日里來慣了的,早有家人將門打開。只見劉孟達帶了一班衙役,隨后官爺和張良平等人也都走了進來。
張志遠見形勢有異,驚疑不定,向官爺強笑道:“官爺,今兒什么好風把您老這一幫人馬給吹來了?快請里屋坐!”
官爺也不言笑,向張良平道:“你來說吧?!?br /> 張志遠只聽得張良平說道:“志遠,有人告發你和康良壇串通,謀逆造反。這就和官爺走吧?!?br /> 張志遠雖然學問不深,這“謀逆造反”四字,還是聽得明白的,頓覺五雷轟頂,眼前金星亂舞,向官爺、張良平、劉孟達等人一一看去,只覺得這些平日里熟極了的臉,此時竟然是如此陌生。雙膝一軟,跪倒在地,顫聲道:“官,官爺!官爺!這是從哪里說起?康良壇是誰?我壓根兒就不認識??!”
官爺鼻子里哼了一聲,道:“走吧!”轉身出門。
劉孟達過來攙起張志遠,也說一聲:“走吧!”又向屬下使個眼色。屬下便將趙雅秋、老張頭兒夫婦,趙雅秋父母以及家人丫環一個不留,全都押解起來。
張志遠畢竟是豪富之人,從江湖中白手起家,打拼出來的,見過大場面,驚慌之后,很快就鎮靜下來,尋思今日之事,必有隱情,須得問個明白。當下低聲向劉孟達道:“哥哥別急!叫上張良平同到我房中去,有些好處相送!”
劉孟達是捕快中的油子,這犯人身上的好處也是撈慣了的,當下會意。心想官爺已經走遠,犯人多,押解起來自然也得費些時間,官爺也不會怪罪。大聲喊道:“張良平,隨我到犯人房中做些勘驗筆錄!”張良平聞聲趕來。
張志遠走進房中,先從桌中拿出兩張銀票,各五百兩,塞入兩人手中。張良平遲疑不受,劉孟達卻一把抓了過來。張志遠問道:“今天到底是為了什么事兒?”
張良平道:“怕是事兒不好,有人告你附逆謀反,已經驚動了慈禧皇太后?!?br /> 張志遠問道:“那康良壇是誰?”
張良平道:“就是謀逆的那幫人?!?br /> 張志遠不語,半晌道:“能留得住性命嗎?”
劉孟達道:“能不能留得住性命,我哥倆說了也不算,恐怕就是官爺,也是作不得主?!?br /> 張志遠聽了,一言不發,走到床邊,從暗格里又取出兩張銀票,分遞與二人。劉孟達伸手接了,見是五千兩的大票,小心疊好,低聲道:“多謝!”又暗暗看了幾眼床邊暗格的方位。張良平卻不肯去接。
張志遠道:“二位哥哥明察,我與那康良壇素不相識,定是有人誣告!我這一家老小的性命,還求二位哥哥相救!”
劉孟達、張良平心知張志遠被人冤枉,無奈上命在身,都是無可奈何。
張志遠又跪請張良平收下銀票,張良平遲疑不受,劉孟達性急,一把扯過,塞入張良平衣中。
兩人將張志遠攙起,道:“今天先去看看動靜,我兩個再設法相救。你家里我們囑咐兵丁細心看守,你盡管放心?!?br /> 張志遠含淚點點頭,道:“多謝!”
又反身從暗格中取出一張五千兩的銀票,遞給張良平,道:“煩請幫我把這張銀票送給官爺?!?br /> 張良平接過,低聲道:“放心!”
張志遠安排妥當,道:“走吧!”
三人出門。
當下劉孟達吩咐兵丁細心看守張宅,說若是張家丟了一片樹葉,就要每人罰十兩銀子。把一眾衙役嚇得心窩兒生疼,臉上橫肉亂顫。
街上早已被看熱鬧的人群圍得水泄不通,連低矮些的墻頭上也站滿了人。張志遠平日里處事圓滑,樂于助人,口碑極好。這時人群中多有搖頭嘆息的,看張志遠走近,臉熟一些兒的都道:“志遠不要慌,等過幾天事情弄清楚了再回來!這里我們幫你照應著?!閉胖駒堆酆壤?,連連道謝。也有幾個幸災樂禍取笑的,張志遠也都低頭陪笑。趙雅秋心中掛念張玉,遍尋人群中不見,又怕張玉突然跑來被官府一塊兒綁走,只覺心痛如絞,幾欲暈去。
老張頭的三閨女帶著自己兒子和張玉在街邊玩耍,忽然見家中生了變故,又見父母、張志遠夫婦和一幫家人都被捕快押走,大吃一驚。見勢不對,也就不湊過去,忙帶著兩個孩子遠遠跑開。
張玉見三閨女跑,大為高興,喊道:“姑姑要和我賽跑嗎?”
三閨女道:“對呀!看你能不能追得上姑姑!”心中慌亂,腳下已摔了一跤。
張玉一把撲上,道:“我追上姑姑了!”
三閨女無心玩笑,站起身來,也顧不得拍去衣服上的土,抱起兩個孩子,一路狂奔。
三閨女的丈夫喜奎是往返京城做販賣生意的,這天正巧在家。突見三閨女風塵仆仆地跑回來,也嚇了一跳,問道:“出什么事兒了?”
三閨女跑得上氣不接下氣,見到丈夫,一下子癱坐在地。兩個孩子雖然年幼,也早能察言觀色,都嚇得“哇哇”大哭。
喜奎忙去倒了一碗水,遞給三閨女。
三閨女一口喝了,才感覺神志清楚些,“哇”得一聲哭出來,道:“喜奎,爸媽家出事兒了,爸媽和張志遠兩口兒都被官府抓走了!”
喜奎聽了,也是大吃一驚。早些年,三閨女在家操持家務,全靠著喜奎在外往來京城販賣,辛苦度日。自張志遠發達后,把三閨女父母接去住,三閨女便也常去看望,每次去,張志遠夫婦都要送些衣服糧米,逢年過節,又送些銀兩,家里的桌椅床柜更不必說,都是張志遠操辦。幾年下來,三閨女雖不出外掙錢,對家里的幫補卻比喜奎還要多上一些。張志遠的接濟隱然已經成了這個小家庭的主要財源,兩人平日里也常說些感恩的話。喜奎愣了一會兒,道:“志遠為人和善,就是連官府里也是走得通的,誰還能綁了他去?怎么連咱們爸媽也都綁去了?”
三閨女道:“我今天帶著小張玉在街上玩兒,看著事頭兒不好,連忙把他也帶來了。不然估計也得被帶走?!?br /> 喜奎沉吟道:“志遠平時對咱們不錯,咱們怎么也得幫他度過這個難關。既然咱爸媽都被綁走了,我看咱倆個也保不住有事兒,還是走遠點好?!?br /> 三閨女道:“又能走到哪兒去?”
喜奎道:“先到郊外的村子里租間房子住著,如果過幾天沒事兒了再搬回來,萬一事兒大了就悄悄搬到北京城住去,我在那邊也租得有房?!?br /> 三閨女聽說,心中稍定。
喜奎道:“事不宜遲,現在就走?!繃餃聳帳跋溉?,當即牽馬上路。張玉哭著要找媽媽,喜奎夫婦溫言撫慰。
兩人租了一戶農舍安頓下來。喜奎借了一身農家衣服,每日挑了幾壇醬菜到官府門前貨賣,打探張志遠的消息。喜奎與劉孟達、張良平雖然不是很熟,也都在張志遠家中見過,每見兩人路過,就拉住衣服相問。
過了十來天,一次張良平路過時,悄聲叫住喜奎道:“張志遠的事兒恐怕難以善了,官爺已經下令搜捕張志遠的兒子了。所有與張志遠有關的親戚、朋友也都要一一盤查。你以后還是不要再來了?!?br /> 喜奎急道:“志遠平日里待我恩重,現在他落難了,我怎么能夠不理?求哥哥別聲張就好?!?br /> 張良平道:“我自然不會聲張,你小心在意吧?!?br /> 喜奎連聲道謝。
當晚回去,喜奎連夜找朋友護送三閨女帶兩個孩子到北京的家中安頓,自己仍留下來日日到官府前打探消息。
又過了十來天,張良平來找喜奎道:“這個給你,是志遠冒死寫的,千萬收好,日后交給張玉?!幣槐咼鲆環廡爬唇桓部?,又道:“聽說志遠出事是因為一個木盒。你以后不可再來了!”
喜奎知道張志遠事急,把信貼身藏好,一言不發挑起醬菜,放在隱蔽處,也不回農舍,徑直往北京城而去。
第二天,張志遠夫婦、岳父母、老張頭兒夫婦都被推出問斬,官爺親自主刑,劉孟達操刀,張良平執筆。
刑場上人山人海,滿城百姓都來觀看,見了這般慘景,無不傷悲。
劉孟達低聲對張志遠道:“兄弟,我今天特意挑了一把快刀!”
張志遠微笑道:“多謝!”轉頭與趙雅秋四目相望,問道:“你從家里巴巴地跑了來跟我,可后悔嗎?”
趙雅秋微笑道:“我跟著你嘗盡了人間的歡樂,享足了榮華富貴,不后悔!”
趙雅秋轉頭問父母道:“您二老陪著女兒受刑,后悔嗎?”
父母笑道:“女兒女婿孝順能干,我們兩個提前把福氣享完了,又能在天上和女兒廝守,不后悔!”
張玉又問老張頭夫婦道:“害了您二老也和我們一起走,可后悔相識一場嗎?”
老張頭夫婦道:“有情有義,知恩圖報,不后悔!比起那些鮮廉寡恥、貪得無厭之輩,不知道強了多少。這一生,不后悔!”
張志遠聽了,大叫道:“好!不后悔!”
說罷,平生第一次作詩道:“人生本是夢一場,金銀散盡又何傷?真情恩愛方為本,心底無私氣自昂!”六人一齊大笑。
滿城的百姓聽了,一齊和道:“人生本是夢一場,金銀散盡又何傷?真情恩愛方為本,心底無私氣自昂!”聲震四野。
張志遠一生以木匠為業,不想臨終卻以詩揚名,終不負“名頭教授”之名。
官爺皺眉道:“什么夢一場,什么又何傷,不通!不通!”發令行刑。
須臾人頭落地,眾人盡皆掩面流淚。
城中私塾主人見了,喃喃道:“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懼之。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懼之……”
張志遠時年二十八歲。
張志遠木盒案因其奇冤,和楊乃武與小白菜案、楊三姐告狀案、張文祥刺馬案時稱清朝四大冤案。
又因此案牽涉慈禧皇太后圣譽,朝廷著意刪減史籍,封堵口舌,遂使奇冤落沒,后世無人知曉。后有人又以淮安奇案湊足四大冤案之數。故后世所謂四大冤案,前三大冤案均以人名事故聞名,只有淮安奇案是以地名聞名,實在不相類。
但后世之人,只求故事新奇,至于是真是假,又有誰去認真探究?張志遠木盒案,從此既不見于史冊,又不聽人口耳相傳,便如一片秋葉,漸漸無形無跡。

27#
 樓主| 發表于 2014-6-21 19:41:10 | 只看該作者
帖子的文本總是編輯不好,可能還是沒找到正確的方法。
28#
發表于 2014-6-22 12:53:07 | 只看該作者
原來是這樣一個故事,又長知識了
29#
 樓主| 發表于 2014-6-22 20:25:15 | 只看該作者
香水百合 發表于 2014-6-22 12:53
原來是這樣一個故事,又長知識了

30#
發表于 2014-7-14 12:51:27 | 只看該作者
【簽約】:2萬字審核通過就可以簽約,簽約后給新書推薦??賞萍齔靄?。
【精品買斷】:要求未發表,千字審核定價。(8個工作日左右給審核結果)【題材:玄幻;都市異能、修真;懸疑;穿越女強、重生;現言;古言;等等】
【出版投稿】:7萬開文+大綱2000字,審核期1個月,審核通過,免費出版+千字15左右稿酬?!咎獠模盒?;婚戀;青春;等】
聯系扣扣:默汐2833223971,想要投稿的親么,趕緊到碗里來吧!
31#
 樓主| 發表于 2014-7-22 06:17:57 | 只看該作者
默汐 發表于 2014-7-14 12:51
【簽約】:2萬字審核通過就可以簽約,簽約后給新書推薦??賞萍齔靄?。
【精品買斷】:要求未發表,千字審核 ...

千字15元。
32#
發表于 2014-7-22 07:38:30 | 只看該作者
本帖最后由 喜歡初夏 于 2014-7-22 07:51 編輯

簡介做的非常好,讀者看得明白。文筆也好,好文!
33#
 樓主| 發表于 2014-7-22 09:06:22 | 只看該作者
喜歡初夏 發表于 2014-7-22 07:38
簡介做的非常好,讀者看得明白。文筆也好,好文!

謝謝!現在此書已經在北美發行,國內還沒出版。

1.亞馬遜//www.amazon.com

輸入作者姓名全拼(jia yanyong)或者書號(9781631817083)即可搜索到。(下同)


2.谷歌//www.google.com


3. //www.isbnlib.com


4. //www.bookwire.com/Home


5. //www.booksprice.com
34#
發表于 2014-7-22 11:16:20 | 只看該作者
本帖最后由 喜歡初夏 于 2014-7-22 11:17 編輯

“一腔兒真情拋灑,何又被無情惹惱。滿腹兒披肝瀝膽,卻怎敵奇謀詐巧?!?br /> 把“兒”去掉,完全可以呀。因為這不是兒話語。不要湊字而湊字“兒”。
35#
 樓主| 發表于 2014-7-22 11:21:38 | 只看該作者
喜歡初夏 發表于 2014-7-22 11:16
“一腔兒真情拋灑,何又被無情惹惱。滿腹兒披肝瀝膽,卻怎敵奇謀詐巧?!?br /> 把“兒”去掉,完全可以呀。因為 ...

哈哈!有道理!
36#
 樓主| 發表于 2014-7-22 13:14:36 | 只看該作者
第三回  張良平家中拜樹  趙進寶虎口脫身












說到一片秋葉,當日劉孟達曾唬眾兵丁道,若是張家丟了一片樹葉,便要每人罰十兩銀子。眾兵丁心疼銀子,誰敢不用心看守?偶有一片樹葉被風吹出,早有人飛奔過去拾起,從門縫兒重新塞回。
次日官爺親自帶了劉孟達、張良平前往張志遠家中抄家,當眾宣讀了張志遠生平罪惡若干,所有家產,盡皆籍沒入官。
劉孟達帶人打開院門,只見院中樹葉層層疊疊,倒積了有半尺來厚,果然是一片未少。門口處堆積尤厚,踏步入內,樹葉直沒膝蓋。
官爺皺眉道:“還不到個把月光景,怎么竟有這許多樹葉?!繃趺洗鋨蛋島瞇?。
不多時,張志遠家財清點完畢。官爺屏退眾人,秘密聽報。張志遠床邊的暗格,劉孟達既不提起,張良平也作不知。
37#
 樓主| 發表于 2014-7-22 13:14:56 | 只看該作者
張志遠家財巨萬,官爺聽罷匯報,心情大悅,吩咐今日在場所有當差人眾,每人回去賞一兩銀子。眾人大喜,都稱頌官爺練達能干,賞罰分明。
及待眾人回去,那管發銀子的主事人卻故意拖延,遲遲不發。有當日沒來抄家且又與主事人交情好的,就都去求主事人給通融登記。主事人又不是發自己家的銀子,樂得做個順水人情,又可得人來討好,又可得些許謝禮。有那當日參與了抄家,卻與主事人平日里嫌惡的,也都紛紛換做了笑臉,主事人也樂得接受。熙熙攘攘,直挨了數月有余,方才分發停當。早有人將此事暗告官爺,官爺明白是此人弄鬼,也只好睜一眼閉一眼,裝作不知。
官爺將張志遠家中抄來的財物,自己私下里留了七成,剩下的三成記入賬冊,送報上官。上官極為高興,夸贊官爺施政有方,辦案有力,今后須當再接再厲,方不辜負慈禧皇太后老佛爺她老人家的重托。官爺謙遜致謝,連連稱是。
卻說劉孟達在抄家當晚,又暗入張宅,摸到床邊暗格處,用刀將暗格撬開,竟得銀票十萬兩,又有稀世的珠寶若干。劉孟達尋思道:“我便是當差十世,劫掠百年,又去哪里弄來這十萬兩白銀!”生怕走漏了風聲,也顧不得一家老小,連夜遠走他鄉,兌換銀兩。從此隱姓埋名,重新做人。
官爺聞報劉孟達失蹤,心知有異,忙派人到張宅查看,回報說發現張宅中有暗格一處,已被撬壞。官爺震怒,發下通緝文書,四海追捕。劉孟達是捕快油子,既是專意要逃,人海茫茫,又到哪里去找?官爺扼腕頓足,憤恨不已。
官爺又發文海捕張志遠幼子張玉,懸賞白銀十萬兩,也是一無所獲。
且說那張良平既是文吏之首,日日飽讀群書,頗知興亡之道。因見官爺憤恨,連日里去官爺家中開導疏通,又講些興亡之事。官爺哪里聽得進去。
這日張良平又前往官爺家中,為官爺解悶兒,忽見官爺院中墻邊,生出一顆梧桐樹苗子來,心中一動,向官爺道:“官爺!聽說興旺之家,必有祥瑞。我見您院墻邊上生出一顆梧桐寶樹來,定是祥瑞之兆!古人講:‘鳳凰非梧桐不棲’,又有俗語云:‘栽下梧桐樹,自有鳳凰來’,早在《詩經》大雅的“卷阿”里,就有一首詩曾寫道:‘鳳凰鳴矣,于彼高岡。梧桐生矣,于彼朝陽。菶菶萋萋,雍雍喈喈?!幣蕕?,細細闡述這株梧桐的寶貴之處。
官爺早已見到墻邊生了雜樹,怕日久長大,頂壞墻基,正欲鏟去。聽張良平這般說,細看過去,果然是一顆梧桐樹。官爺于什么詩經詞經之類,并不精通,但見張良平抑揚頓挫,搖頭晃腦地念來,料必也是好話。知是張良平奉承,笑罵道:“什么詩經詞經!日后恐會頂壞了墻基?!?br />
38#
 樓主| 發表于 2014-7-23 22:55:40 | 只看該作者
突然發現我的稿子上了原創團的首頁了,感激加感動??!帖子必須得繼續發下去!
39#
 樓主| 發表于 2014-7-23 22:56:18 | 只看該作者
張良平認真道:“《詩經》里這首詩說的是梧桐在朝陽中生長茂盛,引得那邊高崗上的鳳凰歡喜地鳴叫。菶菶萋萋,是說梧桐豐茂;雍雍喈喈,便是指鳳鳴之聲?!庇終潰骸骯僖舨幌胍?,我可要請回去供養了!官爺莫要后悔!”
官爺聽了,笑道:“隨你拿去好了?!?br /> 張良平從懷中摸出十兩銀子,遞與官爺道:“那我可就要奪愛了!”
官爺見張良平竟然要用十兩銀子來買,倒是愣了一愣,笑道:“你想要便挖去,不必銀子?!?br /> 張良平正色道:“官爺!我這棵樹請回去,是要保佑我一家老小平安的,豈能空手白請!這個您請務必收下,不然只怕寶樹失了效力?!?br /> 官爺哈哈大笑,接了銀子,任隨張良平將寶樹挖去。
衙中眾人聽說了,有些乖巧有想法的,也都取了銀子來官爺家中買花買樹,弄得官爺家中寸草不生,風聲一起,塵沙滿院。官爺只得又花自家銀子購買花草種植,種不幾日,又且被人買去,日子久了,倒也樂在其中。
自后有人求官爺辦事,都說“買花去”。后世人用銀子買東西,就叫做“花錢”?!盎ㄇ敝莆?,實自官爺始。
且說張良平將梧桐寶樹請回去,一番掐算,說道必得夜間子時,方為植樹佳期。于是當晚趁無人之時,親自一人在院中挖洞,達一丈之深,底部用青磚灌漿護住。
張志遠送的五千兩銀票早已兌成白銀,當下用油布密密包好,外面厚厚澆蠟,做成一個大大的蠟塊,再放進一個柏木箱子里,用火漆細細封好,放在洞底青磚之上。然后填土入洞,將梧桐寶樹淺淺地種在上面。又在樹前設了神龕,供上香火,樹周方圓十米安置漢白玉石欄桿,禁止旁人進入,以示寶樹威嚴。
張良平自此每日燒香拜樹。那梧桐寶樹得了下面五千兩銀子的助力,又得香火旺盛,生長極快,“童童如車蓋”。城中眾人知道了,紛紛效仿,都在家中拜樹。官爺聽說了,口雖不言,心下也自舒坦,對張良平另眼相看。
一日,皇上巡查至此城,見城中家家拜樹,民風淳樸,深自贊賞,大加勉勵。官爺臉上光彩,忙也在家中拜樹,每年又定期舉辦隆重的拜樹儀式,弘揚拜樹文化。惹得舉國之人,爭相前來參觀模仿。
又有幾個好事的西洋人,將此見聞寫成西洋文字。西洋人看了,都覺中華文化果然神秘,深不可測,心向往之。
現今一些地方尚有拜樹之風,推祖溯源,皆宗張良平。
40#
 樓主| 發表于 2014-7-23 22:59:11 | 只看該作者
話說那日喜奎拿了張志遠寫給張玉的書信,急急趕往北京城與三閨女相會。又重新更換住所,深居簡出。
過了幾日,有喜奎的朋友慌慌趕來報信道:“不好了!張志遠一家六口都被問斬了!”
三閨女驚道:“一家六口?我的爸媽呢?”
那朋友道:“也被問斬了!”
三閨女只覺一口氣提不上來,癱軟在地。
喜奎忙將三閨女扶起,按揉半晌,方才好轉,大哭不止。
那朋友又道:“聽說捕快頭兒劉孟達也跑了,官爺發了海捕文書,正滿世界抓捕劉孟達和小張玉呢!”
喜奎點點頭道:“劉孟達和張志遠交情深厚,定然是替張志遠鳴不平,辭了官不做了?!?br /> 那朋友贊道:“他縱是不做官,我們也敬重他是個好漢子!”
喜奎點頭稱是,道:“眼下得想個法兒,怎生把小張玉救下來?!?br /> 那朋友想了想,拍手道:“當年張志遠曾收留了一個在街邊要飯的乞丐,叫做董光,贈給他財物,又幫他娶妻生子。現在董光就在北京城里干珠寶營生,不如且找他去!”
喜奎大喜,安頓好三閨女和兩個孩子,又囑咐有人來千萬不可開門,都藏在院子里的地窖之中。喜奎來時已知處境險惡,專門找了一戶有地窖的院子來租。
喜奎當下和那朋友同去找董光商議。七拐八繞,好容易才找到董光,細細說明來意。
董光沉吟半晌道:“官府既已下了海捕文書,恐怕我這里也不好藏匿。你二位先回去,待我籌思善策,再去接應?!?br /> 喜奎急道:“董先生且快些籌策,事急!”細細告訴董光住處地址。
董光點頭答應,二人告退。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注冊

本版積分規則

QQ|申請友鏈|手機版|小黑屋|部落冲突免登录版单机版 ( 京公網安備:11010802012962號 :京ICP備13041948號  

GMT+8, 2019-8-12 08:00 , Processed in 0.147476 second(s), 3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復 部落冲突免登录版单机版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