部落冲突内购破解版:部落冲突免登录版单机版

查看: 461|回復: 1
打印 上一主題 下一主題

兒童讀物《蘆葦蕩共和國》劇情緊湊

[復制鏈接]
1#
跳轉到指定樓層
發表于 2018-7-2 01:34:38 | 只看該作者 |只看大圖 回帖獎勵 |倒序瀏覽 |閱讀模式
出版投稿
寫作進度: 寫完一半
作品字數: 150000 個字
作者署名: 僅本站版主以上管理人員才能瀏覽。
著作方式:
作品版權: 完整版權
出版方式: 正常稿酬出版 
內容簡介: 這是一個什么故事呢?這是一只青蛙追求浪漫的故事,也是一群擬人青蛙之間發生的愛恨情仇。有軍事斗爭,有社會反思,也有主人公傳奇的冒險經歷和他的奇思妙想。這本小說是以蛙喻人,從蛙的角度出發去聊人在社會中的所扮演的角色,以及探討什么叫做“英雄”,什么是英雄的浪漫。本書是專為10-13歲男孩準備的讀物,故事的主線以兩方不斷斗智斗勇為展開。整體小說架構謹遵古典故事敘述法的“鋪墊-發展-高潮-回落-災難”五部分,快進快出快速描寫,劇情故事緊湊,富有幻想力。
作者自薦: 問:本書和其他同類圖書(兒童圖書)有什么最大的不同點?
答:本書是兒童讀物中少有的軍事題材讀物,有淺顯的科普價值,通篇通俗易懂,但不限于低智幼稚。

問:本書內容是否過分傾向于技術元素,而輕視讀物的娛樂性?
答:本書本身就是娛樂讀物,照顧少年兒童讀者特性,開篇娓娓敘來,進入高潮部分后劇情緊湊跌宕起伏。

問:本書是否具備一定文學價值?
答:仁者見仁智者見智。

問:本書是否具備出版價值?
答:經過作者反復修改推敲后應該具備了出版價值。
作者簡歷: 作者簡歷,本站實名認證會員和版主以上級別可以瀏覽。(以真實身份換真實信息)
電子郵件: 電子郵件地址,本站注冊會員登錄后可以瀏覽。(方便取得聯系)
QQ號碼: QQ號碼只有本站二等兵以上級別會員或實名認證會員可見。(防無關騷擾)
手機號碼: 手機號碼,僅本站分區版主(營長)以上級別可以瀏覽。(防騷擾)
作品封面:
作品目錄: 第1章 逃離貴族學校
第2章 三呱街流浪漢
第3章 青蛙炮兵中尉
第4章 激烈前哨戰
第5章 廢棄的都市
第6章 人類往事
第7章 計賺黑斑蛙
第8章 三呱排座次
第9章 血戰外籍旅
第8章 攻打舊碼頭
第10章 海戰琥珀灣
第11章 血染風旗領
第12章 計除風箏蛙
第13章 兵臨B湖區
第14章 緊咬風范蛙
第15章 再打B湖區
第16章 機械的心臟
第17章 牽?;ü埠凸?br /> 第18章 組建國際縱隊
第19章 無聲漣漪湖
第20章 回人類城市
備注: 歡迎聯系我看我的作品流水大綱,更完整的樣文
前言
我一直是一個想法頗多的青蛙,我把人分成兩種。一種是想象力充沛的,一種是沒有想象力的。我最喜歡的人類作家叫王小波,他啟迪了我的智慧,告訴我,人和人之間的區別正在于此??賞跣〔ǖ墓適綠榱?,不適合給小孩閱讀。但你們看到了色情兩個字,還是會自己背著大人主動去找王小波的故事讀。
拋開色情的東西不談,你們喜歡啥呢?吃好吃的?玩好玩的?最酷的游戲?長大了找最好看的女朋友?做最體面的職業?賺最多的錢?
這些你們都喜歡,我也很喜歡,甚至喜歡到為此不惜代價當了一個游戲設計師,就是專門做手機上電子游戲研發的人。
但很可惜,之前我當游戲設計師的時候沒好好工作,因為我實在愛不起來那些枯燥的游戲。是的,有這么一天我居然發現即使是電子游戲,對我來說也是枯燥的了。它們沒有靈魂,沒有真正的樂趣,只適合給沒有想象力的人去玩一玩,然后很快的被玩膩了拋棄。
原因很簡單,它們本來就是設計出來給沒有想象力的人玩的。而我,應該去設計出那些適合給有想象力的人玩的,一款舒服的游戲。
于是我發現了,在以上種種喜歡的追求之上,滿足或不滿足那些追求的之上,還有一種追求。比吃飯、升學、工作、談戀愛更高級的追求,這就是思考,這需要你有強大的想象力。
這很難,我也很久才學會入門的思考,但我愿意把我想的分享給你,所以我的故事,就是逃離那些沒有想象力的人,去追求有想象力的世界的故事。
楔子
我叫金儂,是一只愛和人唱反調的青蛙,之前我一直在部隊,現在我在酒館里撰寫我的軍旅生涯。我的脾氣不太好,說話很直,你們會諒解我的。
首先,這里是蘆葦蕩共和國,現在是22世紀初,一個屬于青蛙的時代。
在過去,蘆葦蕩共和國翻過了一頁輝煌偉大的歷史——在過去幾十年發生了很多動蕩,因為某種病毒無法被消滅,于是許多人為了活命,就把自己的大腦切成小塊,塞進青蛙啊,老鼠啊,兔子啊之類的小動物的腦殼里。
這些人后來都成了難民,逃到了各種人跡罕至的地方去重建自己的文明去了。
他們重建文明的經歷本身就是一段傳奇,可惜我沒趕上,那時我還沒出生,但我父親那批人趕上了,他總回憶當年他們熱火朝天的重建城市的時光。
“啊,那時候是朝氣蓬勃的時代,人人辛勤勞動。不像現在,視建設勞動為賤,以投機暴富為榮。成功者,那些大老板都拼了命的剝削年輕的務工者?!?/div>
不管我爸怎么抱怨,他們那批人都是傳奇的一代青蛙,是文明重建的親歷者。
我最不滿的一點就是,傳奇時代過去的太快,很快就又到了平庸穩定的年代。
穩定意味著秩序,平庸的人愛穩定,但我不喜歡。我害怕極了無聊,千篇一律的生活,我需要去體驗和別人不一樣的人生,我要變得和別人不一樣。
就像我爸說的那樣,早成功的人都坐享其成,只留下秩序和死氣沉沉。
至于現代的這個蘆葦蕩共和國,他的國號就叫“蘆葦蕩共和國”,但我一般管他叫鳥蘆葦蕩共和國。
鳥就是我的口語前綴詞,我管那些小的不行的東西就叫鳥,比如鳥人,鳥國,鳥官之類的,這個鳥是有輕蔑意味在里面的。
因為這個鼻屎大的國家太小了,不是說面積,而是格局太小了,這里的人都不浪漫,所以格局太小。
我這里說的浪漫,絕不是那種頭腦貧乏的物質女人把要錢說成是浪漫。
物質的女人常要求男人送她們鉆戒或奢侈品,把這個稱作浪漫?;蛘咚鄧前鹽鎦實納畹背墑搶寺?。
所以說頭腦貧乏的人理解不了浪漫,只能把浪漫這個詞解讀成庸俗的意思,反而讓很多男人聽到浪漫就生厭。
但她們把她們想要的叫做浪漫,也并不算大錯特錯,不過局限于她們自身的知識水平有限,所以她們想要的浪漫也僅僅是鉆石豪車這一類帶著價格符號的東西。
如果要比起我要說的浪漫,可以說如同用臭屁蟲汁來比百合的芬芳。
我說的浪漫,是一種熱烈的精神上的追求。
比如文豪辛棄疾,他能少年起兵鏖戰天下,應到“年少萬兜鍪,坐斷東南戰未休,天下英雄誰敵手”;到了中年又能望著美景給朋友寫下“我見青山多嫵媚,料青山見我應如是”。
即使是他老了,歷經滄桑了,離開了心愛的戰場,還有美酒作伴,寫下“醉里挑燈看劍,夢回吹角連營”“男兒到死心如鐵,看試手、補天裂!”。
最后,他的敵人敬畏他,他的門生朋友遍天下,可以說“莫愁前路無知己,天下誰人不識君”。
這就是我所說的浪漫,有句話叫“莫言馬上得天下,自古英雄皆寫詩”,這就能把我要說的浪漫說出來。
我的浪漫化作熱情,把精力投到飛機大炮上,我愛他們,愛軍事。
我的浪漫就是英雄,史詩,神話,是那種去尋找一種超越平凡的力量的精神。
所以最終我還看不上蘆葦蕩共和國,這里的人身上沒有我要找的那種浪漫,沒有“大江東去,浪淘盡,千古風流人物”的氣概,更沒有英雄人物。
我的生活可以沒有一切,可以用青蛙的軀體蹣跚漫步,但我不應該生活在沒有英雄的平凡世界里,這樣的世界只有沒有想象力的人才過的幸福。
我的故事,要從這個小小的蘆葦蕩國開始。
一、
這個蘆葦蕩國,就是由一群有人腦子的青蛙建立的,有人腦子的青蛙歸根結底是青蛙還是人我說不好,但這不重要。
這蘆葦蕩里的公民,首先囊括了各色蛙類,大概有幾十萬只。一樣也有學校和老師,有讓人生厭的各類課程。
學校讓我生厭的原因很簡單,我不喜歡被人勒令不準動地坐在那個地方,就像是被拴住的牛犢般聽完老師的課。對于我金儂來說,這是一種煎熬。
因為與其讓我這樣被動的學習,不如讓我自學得快。我從我父親軍帽蛙那里學習到的一條道理就是:
“知識必須由實踐得出,沒有實踐,則某人所謂的“知識”都是淺薄和空談的,一切認識的缺陷都應該歸因于實踐的不足?!?/div>
但實際上,他們不光不讓我實踐,因為他們把我的實踐,理所當然的理解成了我想跑出校門口去瘋玩,雖然確實也是這樣,但我認為瘋玩和實踐不沖突。
可能當時因我生性頑皮,和這所貴族學校的多數老師都合不來,我不是很喜歡這學校。
我想說在學校里發生的兩件讓我印象比較深的事。
第一件事,女校長養的很寶貝的母甲殼蟲的右眼被人用皮彈弓射瞎了。
在我看來,蟲子少了個眼珠子根本就不是什么事,尤其是她老人家那只被寵壞了,富有攻擊性整天亂叫亂咬的母甲殼蟲,丟了只眼睛對它來說是件好事。
我在背后把這話說出來了,但不知道怎么傳進她老人家的耳朵里。
其實我本性是一個熱枕的青蛙,但熱枕得不到釋放,甚至被壓抑,自然就變成了冷漠,就愛說風涼話。但我覺得唯獨在這件事上我說的不是風涼話,是實話。
于是女青蛙校長理所應當懷疑是我用皮彈弓射瞎的,狠狠的懲罰了我打掃整個學校的衛生,并且在一旁監督,沒少給我加活。
她說只有我看著就像是會打瞎甲殼蟲眼睛的人,人人也都信是我打瞎的蟲眼睛,只有我的朋友黑斑相信我。
母甲殼蟲并不是我打瞎眼的,如果我非要自證清白,則必須要證明如下中的一點才可以論證我的清白:
1、 證明自己沒有皮彈弓,或者完全不會使用皮彈弓。
2、 證明女校長沒有養一只被打瞎眼的母甲殼蟲。
3、 證明女校長養的甲殼蟲不是我打的,而是別人打的。
首先第一點是無法成立的,因為學校里眾所周知金儂有一個很好用的橡木皮彈弓,而且他也擅長使用皮彈弓射蟲子。
其次第二點也是無法成立的,因為女校長確實養了一只母甲殼蟲,并且也確實被人打瞎了右眼,更何況上周黑斑把母甲殼蟲的右眼用橡木皮彈弓打瞎了的時候,我還在一旁鼓掌叫好,因為這蟲子非常兇惡,經常亂吼,或者是試圖咬人。
.因此我無論如何也不能睜眼說瞎話,指著已經瞎掉右眼的母甲殼蟲說它沒瞎或者不存在,這只會進一步的加劇女校長的憤怒。
至于最后一點,那更是想都不用想。一來我金儂絕對不是出賣朋友的人,二來如果女校長得罪的起學校里第一號公子哥黑斑,也就不會把怒氣都泄憤到我頭上讓我挨罰了。
在六荷葉貴族私立中學里,不乏有這樣頂尖的有錢有勢人家的孩子。
總之,在學校里一直以來我就經常受老師的氣,正因為老師老愛給我氣受,于是乎班上的那些馬屁精同學也老給我氣受。
那年我只是一只小青蛙,我受夠了老師和同學的偏見,這根本就是一種校園欺凌。一般來說學校的老師不可能這么不講道理,但我在的學校不一樣,這是一所貴族私立學校,這個學校里充滿了金錢和資本的味道。
只有這樣的學校,學生們才會每天攀比著家長來送他們時候開的車,攀比著誰能買到最奢侈昂貴新奇的玩具,攀比著吃穿和一切。
雖然我在這里受夠了氣,但我并不敢反抗,并不敢動手打人,甚至不敢發聲抗議出來,所以固然我心里有一萬頭奔騰的馬兒,但我其實也還是一只慫包青蛙。
畢竟我得罪不起學校和學校里的人,我還要在這里繼續讀書呢。
特別說明一下,脾氣耿直的黑斑并不是什么被慣壞了的蛙二代,他是我的好友,他我們兩人經常高談闊論,講一些超乎于這家貴族子弟學校學生眼界的東西。
這里的學生只愛談什么自己爸爸炒了多少股票賺了多少錢之類涉及到錢的低俗話題,只有黑斑和金儂會去聊槍、軍艦、坦克、飛機大炮這樣鋼鐵做成的東西,因此我們的友情如同鋼鐵般的堅硬。
第二件事并不是我和別人的沖突,但也是印象很深,它是這樣的。
有一堂極為重要的生物課,要講小青蛙的來源歷史。因為蘆葦蕩共和國的公民大多數都是蛙類,所以行政總署嚴厲禁止在課堂上解剖活體的小青蛙。
其實我們和一般的青蛙差別還是挺大的,畢竟我們都穿著校服。但行政署方面聲稱這是為了避免形成歧視,因為只解剖蛙而不解剖水獺、老鼠,這就變成了對哺乳動物的變相歧視。
因為哺乳動物相對于兩棲動物,屬于外籍牲類,是行政署領導千萬得罪不起的。滿足外籍牲類的一切需求,就是行政署領導們的頭等大事。
為了能讓生物課程順利進行下去,老師找了一個完整的人腦,放在荷葉教室里,用教鞭指指點點戳著人腦子向大家介紹道:
20世紀的科學家在解釋人類大腦的構造的時候說,人有很多種智慧,比如說數學邏輯、音樂旋律、文學思辨、繪畫構圖等等,每一小塊腦子,都專門負責一種學識。
如果你們上過生物課,那么你們一定見過那個被寫上了種種學科進行區域劃分的人腦子。
還有人說,如果想讓一個人變成算不出1+1=2的傻瓜,那么你只要切掉他負責數學的那塊腦子就行了。
我的同桌孟瑪麗聽了非常驚奇,對同學們感嘆道:“這么說,只要想懲罰那些強奸犯、戀童癖,把他們腦子里專門負責色情的那一塊區域給挖掉,不就可以確保他們以后不會再犯了嗎?”
這位富家千金的發言引得荷葉上的男女同學們一陣喝彩,她的奇思妙想確實也不是不可能實現的,即使切腦不能實現,也可以通過切除其他重要部位來達到同樣的效果。
六荷葉外國語學校是遠近聞名的好中學,貴族中學,學風非常好,這里的青蛙都出自有教養的家庭,她們一貫喜歡提出一些走在潮流前列的理論。
但唯獨我聽了非常害怕,在這個情竇初開的年紀里,我幾乎每天每小時腦子里想的都是異性的胴體以及交配的過程(青蛙比較早熟,我已經初到青春期了)。
可現在我卻不敢把自己的想法說出來,生怕大家會覺得我是個怪物。在21世紀的人類社會,八九歲的小孩都能理解什么叫做交配,這是性教育課程的一部分,他們理應知道。但放今天總有些老古板或者瞻前顧后的人希望把交配這個詞從一切文學刊物里抹去,或者干脆從人腦里抹去。
人類的文學家魯迅有一段話,讓我現在引用過來:一見到短袖子,立刻想到白胳膊,立刻想到全裸體,立刻想到生殖器,立刻想到性交,立刻想到雜交,立刻想到私生子。中國人的想象惟在這一層能夠如此躍進……
所以在我看來,孟瑪麗和其他叫好的同學,其實本質上都是這樣“想象力躍進”的人。古板的見不得一點和“色情”沾邊的東西,想要用一切手段抹除它。
但這真的是“色情”嗎?這只是理所當然的生理常識,她們試圖把這種常識污名化為“色情”,以此來襯托自己純潔衛道士的人設。
并且她們這樣的人,才是社會的主流,但她們這樣的人不會很聰明。
我當時想著,如果要切除腦子里的色情區域,自己怕是就沒腦子用了,那就和“行尸走肉”差不多了。
“行尸走肉”是什么?“行尸走肉”就是那些把腦子切除出來,只留下一個軀體的空殼人類。
我的親爹軍帽蛙和我說過,他們各個都是只會聽別人指揮的行尸走肉,冷漠愚昧,頭腦貧乏,沒有自己的思想。只有在“偶像”出現的時候,他們才能從空洞的眼睛里煥發出生命的活力。
正在我這只小青蛙沉思之際,生物老師又向大家糾正道:
“但其實這種說法只是20世紀科學家的錯誤認知,人腦里其實并沒有特定的哪一塊區域負責專門的什么東西說法。蘆葦蕩共和國是怎么誕生的?就是由我們的祖先——一批人類生物學家,將自己的每一切塊腦子放在器皿里培養成一個獨立的小腦子,然后移植進青蛙的腦殼里,變成有智慧的青蛙,最后才來到這里建立了蘆葦蕩共和國?!?/div>
讓我給大家繼續解釋一下,也就是說像這個一樣完整的人腦,可以切成二十塊,然后放在孵化器里直到它長成一個迷你人腦,就可以把青蛙的腦子挖出來,把迷你人腦放進去。
之后這只青蛙將會變成一個有著人的思想的青蛙,變成一個新的青蛙物種。甚至這個青蛙下的小青蛙,依舊是有著人的思想的青蛙。
就好像是植物嫁接技術,把葡萄藤嫁接到柳樹上,這樣柳樹就能長出葡萄了,并且根據基因編輯技術,這顆柳樹的后代都是能長出葡萄的柳樹。
蘆葦蕩共和國就是這么來的,由一群有二十分之一人腦的青蛙建立起來的共和國。
但這里要注明的一點,二十分之一人腦的說法可能存疑,還有其他的說法,比如腦萎縮移植說,不一定是腦切塊,青蛙們自己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是如何從人變成青蛙的,一切的知識都來源于青蛙呱科院,但坊間亦有其他傳聞。
然后,蘆葦蕩國,國土位于漣漪湖畔的草叢蘆葦蕩荷葉群沼澤地的交錯之處,共約18公頃地大,也就是大概就一個人類小鎮這么大。在這個時代,步入暮年的老怪蛙是蘆葦蕩共和國的總統,名義上他統治著這個國家,但現在他很老了,作為一個青蛙他的壽命要到頭了,所以很多事情交給他的手下做。
現在的蘆葦蕩共和國處在漣漪湖對外的交通口岸,所以目前處于欣欣向榮的狀態。這里鼻屎大的國家因為小同時又人口稠密,所以寸土寸金,每一片荷葉的價格都貴上了天。
蘆葦蕩共和國是房地產企業的樂園,因為飛漲的房價而催生了一大批房產貴族。
總的來說,我和其他青蛙的關系并不好,老師和同學們都不喜歡我。我整天泡在我的武器知識的書刊堆里,也懶得理他們。
但我有一個毛病,就是耿直,或者說叫死硬。我經常發表一些有悖于蘆葦蕩共和國主流意見的觀點,譬如:“我討厭老怪蛙和風范蛙,我爸爸說他欺世盜名?!?/div>
拋開老怪蛙不談(老怪蛙本身的風評并不好,很多學生都不喜歡他),但風范蛙是蘆葦蕩共和國的副總統兼蛙軍副總司令,是蘆葦蕩共和國的保衛者,蘆葦蕩共和國最優雅的蛙先生,所有女孩子最熱愛的紳士。在蘆葦蕩共和國,誰都不允許對這位英雄進行詆毀。
金儂又說:“我討厭金融和房地產,這兩個行業騙子云集,還把自己包裝的像職場精英,成功人士的典范?!?/div>
這句話徹底惹惱了他的同學們,要知道,許多同學的父母都是“金融和房地產行業成功人士的典范”。
于是我很快成為眾矢之的,全班的同學都在孤立我。
我本應覺得很痛苦,不該要處處和別人不一樣,這讓我在校園里寸步難行。
但我那睿智的老子軍帽蛙早已給我講過大道理:
“人只分成兩種,一種是和你說不上話的,一種是和你說得上話的。沒必要強要讓自己去和說不上話的人說話,自然有說得上話的人來找你?!?/div>
他說的對,后來我一直用這種方式交朋友,這種方式更容易交到可靠的朋友。
因為彼此都能說得上話,自然也就有默契了。我們說的默契,有的時候指體諒,但很多時候就是義氣。
軍帽蛙就是一只講義氣的青蛙,他是我見過的人里最適合當朋友的人,忠誠而勇敢,甚至愿意兩肋插刀。
但過于講義氣的結果就是,他被一群黑皮衣的青蛙警察抓走了,然后就音訊全無。
是這樣的,他的好朋友叫鴨舌帽蛙,是個報紙編輯,經常在地下報紙上抨擊蘆葦蕩共和國勞動市場上的黑暗的現狀,勞動者的權益得不到?;?,薪資經常被拖欠……
最后,他被栽贓。而軍帽蛙因為挺身直言,也被認為是鴨舌帽蛙的同黨,一同被帶去審訊。
(其實還有一重關系是,他是軍工廠的廠主任,并且確實有貪腐行為。關于他的貪腐原因,我會在之后詳細解釋,這里太緊了寫不下了。)
我還記得我拿到我爸死亡通知單的那個下午,簡直如晴天霹靂。我把頭蒙在莎草下默默哭了會。
軍帽蛙的死因為自殺。留給我的只有一個門牌號為B湖區24號的荷葉住所,以及大量沒寫完的手稿。
而我是軍帽蛙的克隆體,我沒有母親,也就是說除了軍帽蛙外沒有一個親人。
當日,蛙校的同學都在背后議論紛紛,說軍帽蛙是因為勾結外面的敵人,所以才被逮捕落馬的,在獄中還畏罪自殺了。
近一段時間謠言橫飛,一群壞分子日夜不停的在擾亂了蘆葦蕩共和國的秩序,他們勾結起來,謀圖想要奪取蘆葦蕩共和國的最高權力,所以官府展開了肅清。
這個時候我沒辦法辯解什么。
軍帽蛙是軍工廠的主任,算是蘆葦蕩國權貴中的一員,因此之前老師同學再不喜歡我,我也是一個蛙二代。但現在不同了,我的處境很困難。
在六荷葉外國語學校這樣的貴族學校,每只青蛙都有意會去了解另外一只青蛙的父親是做什么的,身份地位如何,了解的知根知底。
一只青蛙對另外一只青蛙的態度和尊敬便取決于他的父親而不是他。按這里的規則,我的父親失敗了,所以我也失敗了。
當時我只是覺得人情冷暖,一榮俱榮,一損俱損。現在我想了想,時代說是進入了現代社會,可現代社會里哪個小孩的第一屬性還不是父母家庭背景?科技再進步,再發達的社會,到底能不能杜絕父母輩的差距呢?
軍帽蛙死后,我便在六荷葉外國語學校待不下去了,我不喜歡被人議論,或者被欺凌,被另眼相看。當時社會上的中產階級流行著一句話,叫“階級跌落”,意思就是從一個好一點的階級,跌落成差的階級。比如老板變成打工仔,軍官變成小兵,有學歷的變成沒有學歷的,能出國的變成出不起國的,等等之類。我當時就算是階級跌落了,可我不在乎。
因為我有地方去,軍帽蛙被帶走之前對我說,要是他出了什么意外,就去三呱街待著,在那里不會餓死。一直等到他來找我。要我耐心等。
當時我問他:“所以,你會死嗎?”
軍帽蛙回答:“不會,這個國家沒有人配審判我?!?/div>
他說他不會死,只會假裝死了,然后逃走,讓我相信他。在我過去人生的十幾年里,他沒有失信過一次,所以我無條件的信任他,全部。
事發之后,我很抑郁,頹廢。而在我頹廢的時候,我的天空又一度失去了顏色,這就叫膽寒,是能讓人現在思想的泥潭里無法起身的東西。而想要戰勝頹廢的辦法,就是換個地方在站起來。
于是我揣著私藏的一把手槍,一聲不吭的離開了B湖區。


--------------------歡迎聯系我看更完整的內容樣文---------------------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注冊

本版積分規則

QQ|申請友鏈|手機版|小黑屋|部落冲突免登录版单机版 ( 京公網安備:11010802012962號 :京ICP備13041948號  

GMT+8, 2019-8-10 01:51 , Processed in 0.118026 second(s), 3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復 部落冲突免登录版单机版 返回列表